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小说  »  母親節的禮物 [2/3]

母親節的禮物 [2/3]
偉安一面感受著母親的陰道那溫暖、濕潤,甚至是緊湊的感觸,一面用
力開始活塞運動,不斷在那自己出世的通道上進進出出,磨擦著母親嬌美的
嫩肉。

一時間,房間內響起了淫穢的聲音,肉棒進出陰道的噗滋噗滋聲,偉安
厚重的喘氣聲,還有巧緣那驚天動地的呻吟聲。

三十五歲的中年未亡人,在十年守寡之後,再一次受到肉棒的洗禮,想
不到那種淫勁竟是如此驚人,雖然理智上是不願意,可是肉體卻是拒絕不了
,完全投入在淫慾之火中。

在偉安的持續攻擊下,很快,巧緣就攀上最高點了。

久違了的性高潮,巧緣全身顫慄,陰道色尼姑支持手机一陣又一陣的抽搐,渾身上下冒
汗,口中發出沒有意思的叫喊聲,高昂的聲調,構成最蝕人心魄的呻吟。

「呵呵呵……這麼快就洩了嗎?不愧是虎狼之年的未亡人啊……不過,
我可還沒射出來呀!那我就令你再洩多幾次吧…」偉安看著母親在自己的胯
下顫抖著,那淫蕩而又動人的姿態,令他不禁慾火大熾,脹大的肉棒也更加
兇猛了,在媽媽的牝穴中賣力的抽送起來。

「不…求求你,不要啊…我已經…不行了…再、再下去的話……啊啊…
」巧緣在性高潮之後,疲憊不堪,全身的骨頭像是散開了似的,可是慾火仍
未消退,被偉安不斷的刺激下,高潮一浪接一浪的,身體像是被逼滯留在高
潮一般,轟得她快要昏過去了。

身體沉醉在久違了的高潮裡,眼前一片黑暗中,被調教的過去,一幕又
一幕的閃現眼前:和丈夫相戀,在新婚之夜,發現丈夫是性虐待狂,雖然最
初哭夜夜撸图片大全著拒絕,卻仍被丈夫狠狠地強姦了,一次又一次,在他的調教之下,身
體逐漸適應了各式各樣的凌辱,或者是被虐待狂的潛質慢慢被發掘出來,巧
緣愈來愈享受被虐待和調教,最後更是無此不歡,虐待的手法更是層出不窮
,野外露出、外人凌虐、獸姦、肛門調教……直到丈夫忽然去世,失去了主
人。從此,巧緣的身體裡的慾火像是被冷水潑熄了似的,和以前完全相反,
變成性冷感一般的女子,對所有男人都不假辭色……然後,到了現在……

「那你大聲說以後要做我的奴隸吧,那我就不再繼續我的活塞運動。怎
樣啊?」偉安一面放慢抽送的速度,一面對媽媽說。

「那…那種事,我做不到!」巧緣面上一紅,大聲拒絕。

「是嗎?那我繼續插下去啦……」

「嗚……不要…」

「那你說不說啊?跟我說一次:『我何巧緣以後成為新主人的性奴隸,
不論新主人是誰,我也完全服從他,只要是新主人的命令,不管何時何地,
母狗何巧緣的身體都任由新主人享用。』怎樣?跟我說呀!」偉安用力的在
巧緣下身抽插,口中不斷脅逼母親。

「啊…我、何…巧緣,以後成為新…主人的性、性奴隸,不論新主人是
誰,我、我也會……完全服從他的…嗚,只要是……新主人的命令,我…不
管是何時何地,母、母狗何巧緣的身體都任由新主人享用…嗚嗚嗚……」在
偉安催促之下,巧緣為了盡快擺脫那高潮地獄,被性慾沖擊得不能思考的腦
袋,自然而然的順著偉安說了,但是說出那麼羞恥的誓言,在說完後巧緣不
禁放聲大哭。

「很好,那你以後就永遠是我的奴隸了。」偉安慢慢從巧緣的下身中,
將自己的陽具抽出來。

「現在就來點好玩的吧……」偉安拿出一條九尾鞭,對準媽媽那高高挺
起的臀部,一鞭子抽下去,「啪」的一聲,巧緣長聲慘呼。

「痛快嗎?現在我問你問題,你不答就有苦頭吃了。」偉安冷笑著,看
著身前那像母狗般伏在椅上的母親說。

「你身高是……?」

「…一、一百六十二厘米。」

「三圍呢?」

「八十九厘米、六十一厘米、九十一厘米。」

「失去處女的時候你多少歲?對手是誰?」

「………」巧緣輕咬著下唇,沉默不語。

「說啊!」偉安揚手就是一鞭,狠狠地打在媽媽那豐滿雪白的屁股上。

「啊!嗚……我、我說了,求求你…別打……第一次,是在、十六歲,
對手就是我的丈夫……」巧緣臀部吃了一記,劇痛之下,連最隱密的私事也
脫口而出。

偉安一怔,想不到母親的第一次,就是被爸爸奪去的。

「除了你那死鬼丈夫之外,你還和幾多男人上過床?」

「嗚……我、我不知道……」巧緣不知是因為痛楚還是羞辱,一邊哭泣
,一邊說著。

「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屁股癢,欠打了是不是?」偉安隨手又是辟勒啪
喇的一陣亂打,心裡一面想:「以前我小時候你也打了我很多次,現在兒子
要打還你了,媽媽。」

「啊!不、主人,求求你,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巧緣淒慘的
大叫,拚命的哀求。


在偉安的鞭打之下,巧緣斷斷續續的說著,才總算弄清楚:原來偉安的
老爸也有矇面凌辱癖,常常用頭套套著巧緣,再用繩子綑綁,然後不知從那
裡找些人來強姦她,她只知道有很多不同的對手,憑聲音分辨,當中甚至有
初中生,或是老頭子,可是確切人數,卻是連巧緣自己也搞不清楚。

偉安聽得咋舌不已,想不到自己的父親也是有夠變態的人物,自己的本
性,或許也是父系遺傳也說不定?

「很好,既然你那麼坦白,那我就給你一點獎勵,讓你含著我的肉棒吧
。」偉安走到巧緣身前,將自己的陽具,狠狠地塞進母親那櫻桃小嘴之中。

巧緣只感到口腔被一支又腥又臭的棒狀物直捅進來,令得她呼吸不暢,
差點咳得窒息。偉安才懶得理母親的死活,拚命的在媽媽口中套弄著,每一
次抽插都直沒至柄,頂到巧緣的喉嚨深處。

「多點運用舌頭!小心你的牙齒,如果你膽攻咬我,我就打得你的屁股
爛掉,而且你的裸照便會在全國流通……想清楚啊!」偉安一手抓住母親的
秀髮,一手按著她的頭顱,享受著媽媽口腔內那溫暖濕潤的感觸,巧緣靈活
的舌頭,不斷刺激著偉安的肉棒,很快,偉安就有發射的衝動了。

偉安緊緊按著巧緣的頭,不讓她有掙扎的機會,在自己達到頂點的一刻
,將所有的精液,完全射進母親的口腔最深處,巧緣眼睛被遮蓋著,看不到
偉安的表情,只感到對方的動作愈來愈快速,突然口中的肉棒一顫,射出大
量的液體,忍受著滿嘴腥臭,在偉安拔出陽具之後,她瘋狂的咳嗽。

「所有精液你都要吃下去!如果有一點吐了出來,我便要你好看!」偉
安斥喝著母親,心裡的快感,卻是無以加復。他轉身拿來一支蠟燭,將蠟燭
點上了火。

「母狗,十年沒玩過滴蠟了吧?主人我今次就讓你爽過夠。」偉安冷笑
著,臉孔竟透著幾分猙獰。他將蠟燭放在巧緣臀部的上方,然後將蠟燭傾側
,蠟油一點一滴的,滴落巧緣那雪白碩大的屁股上。

「啊!好痛!好燙!求求你!住手!」一陣熱辣辣的疼痛,從屁股上傳
來,伏在椅子上的巧緣,屁股不住的左搖右擺,想避開蠟油,可是被綑綁得
如此結實,又可以躲到那裡去?只聽得以往那親切和藹的母親,現在拚命的
慘叫。

「『你』?你應該叫我做什麼的?還有,你的那裡好燙啊?說清楚一點
。」偉安眼裡泛著異樣的妖光,看著親愛的媽媽在身前受辱,令他非常享受

「主…主人!求求你……奴婢我…我的屁股好燙!好難受……饒恕我!
哇啊!我…什麼都願意做…」巧緣忍受不了那劇烈的痛楚,口中不斷的哀求
著。

「你真的什麼都願意幹?好,現在你的身前有一部攝影機,你對著它說
:『你何巧緣,是三十五歲的未亡人,欲求不滿,每晚都渴望有人用大肉棒
插你的牝穴,那一個男人都不要緊,因為你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怎樣?說
不說啊?說了我就停手,不再滴蠟油到你屁股。」偉安狠狠地一巴打在媽媽
的大屁股上,「啪」的一聲,偉安充分的感受到母親臀部的彈性,不愧是常
常跳健康舞的女人,雖然人到中年,身體還是這麼結實,該挺起的地方,一
點都沒有下垂。

巧緣聽到有攝影機在拍攝,想到之前自己的醜態,臉龐不禁一片緋紅,
可是在痛楚的壓力下,也不得不屈服,依著偉安的說話,對著攝影機大聲說
了一次,說完之後,不知是因為痛楚還是羞恥,渾身都是汗水,濕漉漉的。

看到往日在兒子面前,顯得那麼高貴賢淑、溫柔慈愛的母親,現在像頭
母狗似的屈服在自己胯下,偉安簡直有立即揭開媽媽的眼罩,讓她知道一切
的衝動。但是不行,現在還未是時候……

「很好,那我就帶你去洗乾淨身上的污穢吧。」偉安看著母親屁股上紅
蠟斑斑,小心翼翼的解去巧緣雙手的綑綁,捉得緊緊的,免得她趁機將自己
的眼罩除下,然後再將她的雙手反縛在身後,又用繩子在乳房上下綑著,本
來已經碩大的豪乳,在勒緊之下顯得更形突出。

解去雙腳的綑綁,偉安便押著媽媽去浴室,用水沖洗巧緣的肉體。

說也奇怪,以往偉安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家天花板有那麼多的圓環
,四處都有,不論是客廳、睡房、浴室……自從知道了父母的性癖之後,他
就明白了。

在馬桶的正上方,也有幾個圓環,將母親的身子洗得清潔溜溜之後,偉
安用繩索穿過天花板上的圓環,再縛著媽媽背後的繩子和腿彎處,將巧緣慢
慢的吊起來,直到在距離馬桶正上方五十厘米處,才停了下來。

「你……你想怎樣?」巧緣顫抖的聲音中,隱隱含著極大的不安。她現
在的姿勢,就像是在空中蹲著一般,運動員練青蛙跳的那種姿勢。

「我?我現在想幫你清一清腸胃,將浣腸液灌到你的肛門裡。即是說,
現在要幫你灌腸啦!對了,這麼有趣的鏡頭,非得拍下來不可,先將攝影機
拿進來……」偉安轉身就出去拿了攝影機進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